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一代人幾十年苦難,三小時夠哭嗎?

2019-03-20已圍觀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終於來了!

王景春、詠梅柏林斬獲影帝影後,評論裏一片“看哭整廳人”,王小帥導演這部《地久天長》,終於定檔3月22日,目前也已經開始小範圍點映,影廳裏此起彼伏都是抽鼻子的哭聲。

三個小時的時長,講了幾十年人生故事,處處是淚點。

不過,這部“看哭很多人”的片子,卻並不煽情,手法克製、鏡頭寓意深遠。

來,日本av從頭說起。

克製的鏡頭語言與深遠的象征手法

《地久天長》裏的很多鏡頭,在戲裏都有“過去、現在、未來”三層時態效果,在戲外又能勾起無數日常經驗的情緒共鳴,密度非常高。

比如一開場王景春、王源之間的父子矛盾,父親把孩子拉下來吃飯、孩子要跑,父親直接以身體移動椅子、擋住他的去路。這種沉默的壓力,不僅講清楚了此時此刻父子關係的僵局,也映射了此前這個家庭教育和情感上的問題,更為未來不可收拾的“離家出走”做鋪墊。

夫婦二人回家之後,家已經被雨水淹沒,但兩個人的動作一分鍾猶豫都沒有,司空見慣從水裏撈家具,其實也沒什麽家具可撈,不過是幾個破噴、幾個碎碗。這段鏡頭中的“現在”時態、是夫妻二人艱難壓抑又沉默的痛楚,“過去”時態,是從二人狀態的見慣不慣可以看出:這個破家時常如此、二人苦慣了;未來時態,更是風雨如晦。

再比如電影裏鏡頭的情緒功能,都很精準、收放自如。

養子離家出走,王景春詠梅夫婦分頭滿城尋找,鏡頭跟著跑動的背影一起晃動,一點呼天搶地都沒有,但完全滲透了人物內心的慌亂;南風暴雨來襲,夫婦二人躲雨途中遇見,隔著幾級台階、雙方都楞了幾秒。那幾秒鏡頭中的一切,都幾乎是完全靜止的。相顧無言,惟有雨千行。於是你就懂了,孩子沒有找到。

許多看似平常的鏡頭,都藏著到位的深深隱喻。

五人好友一起去看望監獄裏的“因為跳舞”而被抓的流氓,鏡頭的正反打畫麵、角色始終都隔著鐵欄杆在說話,這邊是監牢裏一口一個“感謝寬大處理”的新建,那邊是斬釘截鐵“你給我一句準話”的戀人;你說,誰為誰畫地為牢。

“下崗”那場大戲,領導在台上宣布的時候,鏡頭幾次反切到台下烏壓壓一大群的職工們。都穿著一樣的工作服,都帶著一樣的慌張表情。

在時代巨浪之下,每個人都麵目模糊,每個人都隻有單薄的姓名、大筆一揮、你就沒有了。

悲情女性群像

整部電影拍了幾個家庭無法言喻的最深的痛苦:一對夫妻沒了孩子、也沒了再生育的能力,背井離鄉漂泊了大半個中國;另一對夫妻帶著活著的孩子,在愧疚裏掙紮了幾十年。

那是一種什麽樣的叫人歇斯底裏、嚎啕不已的痛苦啊?但電影裏每一次的哭,都很克製。

戲裏詠梅被拉去做流產,手術出了意外孩子沒了,她的淚水是無聲的,悄悄滑落在枕頭上。

被宣布下崗,在密密麻麻的人群裏默默站著,詠梅的淚水依舊是無聲的。

多年老友走到生命盡頭,那場情緒洶湧到淹沒幾十年悲歡的戲,依舊聲量很小、很微弱。銳利又克製、殘酷又柔軟。

​生命的最後一刻,昔日婦女主任心魔般惦記的是“咱們有錢了,現在可以生了”,詠梅附在她耳邊、悄悄聽她說這句話。

兩位白發蒼蒼的老太太潸然淚下。

內心已經有千軍萬馬在嘶鳴悲吟了,但鏡頭還是那麽安靜。恰恰是這種無言,比一切控訴,都更大聲、更叫人震顫。

你看,詠梅的角色,集中代表著上一代傳統女性的美德與不幸

她和古代隻講究“女主內”的女性不同,她有工作,忙完工作還忙家庭,一個人操幾個人的心:女友出事回來之後人人都去看她、她還要兼顧孩子就是一個剪影。

她和後現代講究“獨立”的女性也不同,她對家庭的黏性太高,天然的默認的付出型人格色彩太濃鬱。

她們的字典裏,永遠是這個家、是丈夫是孩子,沒有角落留給自己。

太苦了。

她的每一滴淚水都讓人覺得,那不是一個母親偶然的悲劇,那是一代女性共同的不幸。

而艾麗婭飾演的李海燕,則是另一種形態的悲劇。

她曾經篤定的熱血的工作,後來成了她負罪的枷鎖。

無論是飯局上醉酒痛哭“我每時每刻都在想他們”,還是和丈夫傾訴“我昨天夢見他們了”,抑或是失魂落魄坐在沒開燈的房間裏,她都宛若命運的囚徒。

電影裏小孩子在小夥伴們“你沒種”的嘲笑之下,失手一推、將玩伴推進了萬劫不複的深水中;事業風生水起的婦女主任,在工作要求之下,天經地義、理直氣壯拉著孕期好友強行去打掉孩子。

你告訴我,這個幼童和這個中年婦人,誰更幼稚、誰更無知?

你告訴我,沒了孩子的王麗雲,和害她沒了孩子的李海燕,受害者和“施害者”誰更被扭曲?

在特定的時空背景下,答案千斤重。

複雜人性脈絡

故事裏人性的剖白很複雜,王景春、詠梅夫婦夫妻一體、感情深厚,但他又和自己的女徒弟(齊溪飾)有過一個未成形的孩子。

是非黑白、愛欲對錯,電影沒有用激烈的撕X爭吵來呈現。

拒絕擁有孩子的建議、告別齊溪之後,王景春在卡車裏崩潰大哭,哭得像個受盡委屈的孩子。

然而,鏡頭中大部分時間裏他是埋著頭的,又隔著窗玻璃,所有宣泄的情感都被裹上了一層克製的殼。

戲裏杜江母親被送醫院搶救,他找到父親的時候,正是一個花紅柳綠的應酬場景,父親和幾位禿頭油膩男正在一群青春靚麗女子的簇擁下喝酒。這個場景兒子應該和父親大吵一架麽“你的結發妻子命懸一線而你在幹什麽”?沒有。

杜江隔著玻璃,看著父親風生水起的酒局,光影斑駁、神情落寞

就這麽看著。

那種無言的衝擊力,可能比大吵一場更強烈。

片子中孩子溺水而亡之後,昔日的六人組老友團再也無法回到曾經的局麵。從南方做生意歸來的新建夫婦,和海燕一家帶著孩子熱熱鬧鬧把酒言歡。

紅紅火火又溫暖的氣氛,隔著冰天雪地,另一邊是老舊筒子樓裏枯坐的王景春詠梅夫婦。

他們努力笑、努力寒暄、努力友善,但你知道這兩個人心裏,有一大塊已經永遠死去了。

他們從北方逃亡去南方的很多年裏,家庭中粗暴父親和養子的關係裏一度心結很深。兩口子從某種程度上把他當“兒子”的替代品來養,對孩子未嚐不是另一種不公平的自私。

然而,故事裏你很難簡單用“誰對誰錯”去指責任何一個人。

很多瞬間裏,《地久天長》雖然明明拍的是日本av這塊土地上的故事,卻總讓我想到托爾斯泰那一代俄國文學的質感:充滿厚重的苦難與悲愴,又帶著愛的明媚與慈悲。

生活是一條洶湧的河,每個人淒愴的來路,決定了他漂泊的渡口。

舒心結語

《地久天長》拍了大江大河的大起大落,和那些“成功弄潮兒”的故事不同,電影聚焦了時代洪流中渺小的個人被無情裹挾的一生,在偶然的個體悲劇下,隱藏了更滄桑更悲憫的曆時性關照。

戲裏王景春詠梅夫婦背井離鄉幾十年後回到故土,整個城市都已經變了一幅滄海桑田的模樣,唯獨筒子樓裏那間不值錢的小破屋沒有變,那些寒酸破舊的家具,宛如歲月的冷藏展館、宛如愛的勳章、宛如命運的傷疤。

江河日夜奔流不息,你不知道未來又將被裹挾向何方,惟有“愛與苦難”地久天長。

原創文章,嚴禁抄襲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