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陸金所網貸暫停提現“驚魂” 部分投資者疑慮難消火速撤離

2019-06-27已圍觀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超過25小時的“臨時維護”為何沒有事前公告?究竟是存管銀行係統維護還是支付通道維護?陸金所工作人員稱“沒有必要再糾結這個事情了”

《投資時報》記者 田文會

即便在暴風雨最猛烈的時刻,中國諸多參與網貸領域的投資者仍然對陸金所保持著信心。無論是以資金存管銀行麵目出現的平安銀行(000001.SZ),還是背後的中國平安(601318.SH),都令他們覺得,這裏是值得托付乃至是最後的避風港。

不過,半個月前的突發事件,令這份殊為難得的忠誠多少產生了動搖。

“已經三天了,網貸不可以提現!”

“用了快5、6年,第一次遇到這麽久不能取現。”

當信息出現不對稱時,相對弱勢的一方很容易陷入相互傳染的恐慌性情緒中。6月8日—10日,上海陸家嘴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市場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陸金所)網貸連續三天均出現暫停提現的異常情況,且此次平台方麵事先並未提前預告。

陸金所也雷了?這是在經曆網貸市場多輪黑天鵝變故後利益相關者的直覺反應,部分投資者更出於避險考量開始著手轉讓網貸投資標的抽身。

據《投資時報》記者日前向陸金所官方核實,上述不能提現情況出現在6月10日及前一天晚間。投資者反映,陸金所此前反饋不能提現的原因,是“資金存管係統維護”和“支付通道臨時維護”。

不過,這一說法並未打消投資者的疑慮。除了事發突然以及“停擺”時間過長,讓投資者一時難以理解的,還有不能提現的同時卻可存入資金,以及平安銀行客服與陸金所方麵說法的出入。

有投資者透露,“打了平安銀行電話,客服告知目前壓根就沒有維護的事情。客服表示如果真要維護,發生影響客戶取現情況,銀行一定會提前通知。”

《投資時報》記者在與平安銀行客服溝通時進一步了解到,6月10日曾接到谘詢該問題的客戶電話,隨後即反饋給陸金所,後者回複稱網貸提款已恢複,但並未說明暫停提現原因。

至於平安銀行是否在該一時點進行了係統維護,該客服稱,“當時沒查到相關公告”。

考慮到陸金所的背景及一慣表現,投資者的應激反應並不難平複,事實上,他們目前更關注陸金所網貸項目中逾期情況增多的變化。陸金所工作人員就此對《投資時報》記者表示,當前金額逾期率為2%,屬較正常狀態,且所有逾期項目的能實現百分百兌付,由平安產險提供保證保險。

這位工作人員同時表示,目前網貸產品發布量較少,客戶需求量較大,處於供不應求狀態。

如果說“暫停提現”隻是虛驚一場,那麽,此後原定於6月14日舉行的由陸金所代銷已爆雷相關資管產品投資人溝通會,卻因在開會前一天突然宣布取消而產生了進一步擾動。據悉,有部分投資人已趕赴擬開會城市。

陸金所基金銷售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對《投資時報》記者表示,取消原因是“酒店場地受限”。然而,對於此後該活動是否再次舉行,該工作人員則稱要由產品持有方來決定。據了解,相關產品原本應在2019年春節前後完成本息兌付,但最終“跳票”。

資料顯示,2017年—2018年,陸金所代銷的龍力生物(002604.SZ)、凱迪生態(000939.SZ)、東方金鈺(600086.SH)、神州長城(000018.SZ)四家上市公司總計10款資管產品曾陸續發生逾期。據《投資時報》記者統計,逾期金額或不低於6億元人民幣。

就投資者普遍關心的問題,《投資時報》聯係陸金所尋求進一步溝通,不過至截稿並未收到回複。

暫停取現說法不一

暫停鍵按得如此突然,以致於令所有人毫無防備。

據悉,由上海陸金所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陸金服)運營的陸金所網貸,在端午節前後出現不能提現情況。

一位投資者統計,6月8日無法提現時段約在17時—23時,之後短暫恢複;而自6月9日17時至6月10日18時,又發生連續25小時無法提現的異常情況。

投資者提供的截圖顯示,提現時相應界麵反饋情況為:“資金存管係統維護中,請稍後再試。”另有鉑金VIP投資者收到陸金服發來的短信,內容為:“您申請提現的××元未能成功。由於銀行賬戶受限交易失敗,請與開戶行聯係。”

陸金所給出的官方解釋是:此次維護不到24個小時,時間跨度是周日(6月9日)到周一(6月10日)。

不過,上述解釋顯然無法抹去投資者的疑慮,進而導致客服問詢量激增。

有投資者表示,“可以充值,為什麽不可以提現?維護不應該關閉所有通道嗎?”

“維護是可預期的,可以提前公告開始和結束時間。而且維護是限製所有資金進和出,隻進不出,明顯是資金流入和流出不平衡,在人為控製。”另一位投資者則如此猜測。

《投資時報》記者就此查詢陸金所和陸金服網站的公告欄目,發現事發前後兩者確實均未發布相應公告。

問題是,此次暫停取現以及伴隨而來的“許進不許出”風波,其源點究竟是陸金所或陸金服,還是與之關係密切的資金存管方平安銀行?

陸金所工作人員對《投資時報》記者表示,“日本av這邊接到通知,確實是取現那方有一個維護。”平安銀行客服則告訴《投資時報》記者,“要跟陸金所確認,從銀行端口判斷不了,客戶操作是在陸金所平台上”。

據了解,陸金所(網貸平台)在平安銀行有一個大賬戶,而每位投資者在大賬戶裏擁有一個獨立小賬戶,投資者存取資金都需通過陸金所平台,而非直接通過銀行,但資金的進出均在銀行大賬戶裏的小賬戶,陸金所方麵並不過手。

對於目前出現存管係統維護和支付通道維護兩種說法,陸金所工作人員對記者強調乃後者原因所致,“存管賬戶由平安銀行管理。當時也是和平安銀行統一協調溝通的結果”。

至於為何沒有及時發布公告,上述工作人員指“是一個臨時維護”。

“沒有必要糾結這個事情了,都已經過去了。”他說。

投資者溝通會蹊蹺取消

並非每一個片尾“彩蛋”都值得期待。就在陸金所暫停取現事件發生後的第4天,一則爆雷資管產品溝通會議臨時取消的消息,讓原本已平息的事態再生波瀾。

據了解,原會議通知具體內容為:“涉及龍力生物、凱迪生態、東方金鈺、神州長城相關產品谘詢,請您於6月14日前往上海市浦東新區妙境路867號集中接待辦理。”值得注意的是,該通知上並無通知方署名。

記者了解到,龍力生物涉及的是大同證券兩款資管計劃和國盛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國盛資管)一款資管計劃,規模合計約4.28億元;凱迪生態產品涉及的是大同證券發行的3款資管計劃,以及國盛資管發行的一款資管計劃,規模合計約4億元;東方金鈺涉及的產品至少有大同證券同吉8號資管計劃,規模0.78億元,加上相關報道所稱同吉3號和同吉4號,涉及資金共計約2.4億元。不過目前在陸金所官網上尚無法查詢到後兩者的訊息。神州長城涉及的產品至少有大同證券兩款資管計劃,規模合計約1億元。

據悉,上述資管計劃資金皆投資於信托計劃,用於向這四家上市公司提供流動資金貸款,涉及資金共計10億元左右。

今年3月5日陸金所發布公告稱,截至2018年12月26日,龍力生物對大同證券負有主債務本金為9918萬元。2019年5月29日,凱迪生態公告,對大同證券信托貸款逾期2.11億元,國通信托(國盛資管)信托貸款逾期2.12億元。2019年4月18日,東方金鈺公告,截至當日,東方金鈺在中海信托有三筆債務逾期,逾期本金合計約2.4億元。2019年2月19日,神州長城公告稱,截至當日,大同證券給該公司的3筆貸款逾期,逾期金額合計約1.34億元。

今年3月19日,大同證券公告稱,該公司收到龍力生物提交的清償債務方案為:第一,一次性按40%轉讓債務;第二,分五年平均償還全部債務(隻計算本金)。

今年1月4日,陸金所又發布了凱迪生態重組方案,稱信托類債務清償方案分為兩種:第一,本金60%債轉股/股抵債,其餘40%分三期償付,清償率100%;第二,一次性現金打折償付,現金清償率約為35%。截至目前,外界未看到陸金所發布龍力生物和凱迪生態最終確定的方案。

上述四家上市公司,龍力生物和凱迪生態目前已暫停上市,凱迪生態和東方金鈺則被申請重整,而神州長城處於籌劃重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