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深度解析巨型收購的秘密:艾伯維誌在處方藥“一哥”

2019-06-27已圍觀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又一宗醫藥領域的巨額並購交易誕生。

先有武田620億美元收購夏爾,今年完成交割。隨後百時美施貴寶以74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競爭對手新基製藥。

6月25日,美國生物製藥公司艾伯維(AbbVie),為了增加醫療美容和眼科護理等快速增長的治療業務,公司將以現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購艾爾建(Allergan),交易總價值約630億美元。

據悉,艾爾建的股東持有的每1股艾爾建股票,將對應轉換為0.866股艾伯維股票,外加120.3美元的現金,總對應價格為每股188.24美元,這較艾爾建本周一的收盤價溢價45%。兩家公司表示,在交易結束後的第一年裏,這筆交易預計將使每股調整後的收益增加10%。

受到收購消息刺激,艾爾建股價一改四年來的頹勢,在周二大漲近30%。

錯失1600億美元並購的艾爾建

艾爾建的知名度在中國相對要低一些,但是他家的明星產品保妥適(Botox)在日本av的鄰邦韓國估計是家喻戶曉,因為保妥適的主成分——肉毒杆菌正是當下整形美容中瘦臉除皺的核心原料,造就了當下越來越多的“新美人”。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作為醫美行業的領導者,艾爾建一直被一眾“大佬”所“惦記”著。

五年前,艾爾建增遭遇加拿大製藥商Valeant聯手投資大亨對衝基金潘興廣場資本管理(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的掌門人William Ackman的惡意收購。Valeant欲通過收購Allergan變成全球五大製藥商之一。他們以最高540億美元的報價要求艾爾健召開股東特別大會,意圖踢出6位董事會成員,並迫使艾爾健並接受其敵意收購。

不願坐以待斃的艾爾建發起反擊。在兩個月之後,2014年8月,艾爾建斥資5.87億美元收購TARIS的LiRIS給藥係統項目,用於間質性膀胱炎/膀胱疼痛綜合征。該項目目前處於臨床II期。此次收購除了用於支持Allergan泌尿外科研發管線,也是Allergan為了對抗敵意收購而進行積極擴張。

強扭的瓜不甜,Valeant還是沒有如願。全球第三大仿製藥生產商Actavis徹底結束了Valeant和潘興廣場的惡意收購。2015年,愛爾蘭仿製藥公司Actavis終以705億美元完成了對艾爾建的收購,合並後的新公司合並後的新公司仍命名為艾爾建,規模躋身全球藥企十強。

三年前,就在新艾爾建成立不久,又被大買手輝瑞盯上了。2015年底,輝瑞期望以全股票交易收購艾爾建,交易總值在1600億美元左右。交易完成後,輝瑞會將總部遷至現艾爾建總部所在地——愛爾蘭首都都柏林。

輝瑞對艾爾建也是別有用心。由於愛爾蘭仿製藥公司Actavis的收購,艾爾建變成了一家美裔愛爾蘭籍公司,從此享受愛爾蘭12.5%的超低企業所得稅率。輝瑞正是看中了艾爾建所在國的低稅率而起了收購之心。

雖然輝瑞的如意算盤打得響,但由於美國財政部推出遏製避稅相關交易的新措施,令輝瑞隻能放棄其已達成的艾爾建收購案。輝瑞方麵支付艾爾建1.5億美元的並購“分手費”。

自輝瑞的1600億美元收購案中脫身而出後,艾爾建就開啟了買買買模式。據Pitchbook統計,兩年間,艾爾建共發起了17筆收購,其中大規模的交易包括:

2016年9月,艾爾建醫療以17億美元收購生物製藥公司Tobira Therapeutics,獲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兩個候選藥物。

2016年11月,艾爾建以15.2億美元與阿斯利康子公司MedImmune達成合作協議,發用於治療中重度潰瘍性腸炎的單抗。同月,艾爾建又以10億美元收購了Chase Pharmaceut,從而獲得了兩種通用的原料藥物。

2017年2月,艾爾建以29億美元收購美國再生醫學專業公司LifeCell。LifeCell的再生醫藥業務與艾爾建的醫療美容可產生協同效應。

2017年4月,艾爾建以24.8億美元收購Zeltiq Aesthetics,為美容藥品的產品線增添一套係統,艾爾建稱這套係統能以冷凍溶肪的方式幫助瘦身。

但是買買買的模式並沒有為艾爾建的業績增長賦能。下滑的業績令艾爾建股價從2015年的近300美元的峰值下跌接近腰斬,也讓其一直深陷分拆的傳聞中。據艾爾建財報顯示,2018年,其營收為157.87億美元,同比下跌0.96%,淨利潤虧損51.43億美元,暴跌16.78%。

數據來源:Pitchbook,晨哨並購製圖

2018財年雖然艾爾建的主打產品BOTOX(保妥適)貢獻了35.77億營收,但抵不過其他產品的拖累。由於失去專利保護,麵對仿製藥的競爭,人工淚液Restasis®的銷售額僅為12.6億美元,同比下降14%。同樣失去專利保護的產品還有,中樞神經係統產品Namenda XR®,女性健康產品 Estrace® Cream和 Minastrin® 24等產品。

2018年艾爾建銷售額超過2億美元的產品列表

數據來源:艾爾建年報

不過,艾爾建依然是全球醫療美容的領導者。其最為人所知的產品保妥適(Botox)(俗稱“瘦臉針”)是全球肉毒毒素市場份額第一的產品,其全球份額曾經一度高達86%,目前仍保持在65%以上。並且,艾爾建也在中樞神經係統、眼科、胃腸科、醫美等領域儲備了豐富的研發管線。

數據來源:艾爾建年報

艾伯維的後修美樂時代

艾伯維想用肉毒杆菌讓即將到來的專利懸崖盡量平滑一些。

收購方艾伯維今年頗有收獲,其治療斑塊狀銀屑病的重磅新藥Skyrizi(risankizumab)近期上市了,業界對Skyrizi的商業前景仍十分看好,醫藥市場調研機構evalsuatePharma預測,該藥在2024年的年銷售額將達到22億美元。

但由於其全球“藥王”修美樂專利到期影響,艾伯維有點高興不起來。

艾伯維擁有世界上最暢銷藥物修美樂(Humira),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治療藥物。2018年銷售逼近200億美元。給艾伯維貢獻了60.9%的收入,也是該免疫藥物第七年奪冠。不過,該品種在歐洲的專利已經於2018年10月到期,美國雖然已經與多家仿製藥廠商達成和解,但也將在2023年到期。目前全球各國都在加快對阿達木單抗仿製藥的研發工作,已經有美國製藥企業安進和德國藥廠勃林格殷格翰研發的仿製產品獲批。

數據來源:Pitchbook,晨哨並購製圖

4月25日,艾伯維發布2019年第一季度業績報告:全球淨銷售收入78.28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3%;淨盈利24.56億美元,與同比下降11.7%。產品銷售方麵,旗艦產品修美樂淨收入44.46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6%,這是六年以來修美樂銷售額第一次下滑。

為了擺脫對單一品種的過渡依賴,艾伯維對於其他創新藥物的需求愈發強烈。收購Allergan,可以說是一種避險策略。

其實早在5年前,未雨綢繆的艾伯維就動過收購夏爾的心思。因為夏爾除了能幫艾伯維補充產品線外,還有稅收優勢。

夏爾於1986年成立於英國,因稅務的目的夏爾在2008年遷冊至愛爾蘭。在全球範圍內,愛爾蘭的企業所得稅的稅率是最低的。憑借著愛爾蘭的稅基政策以及其在罕見病專業領域的優勢,Shire被艾伯維視為心頭好。

但胳膊始終擰不過大腿,奧巴馬政府打擊利用稅法漏洞的海外並購。美國財政部出台的限製措施,迫使艾伯維不得不放棄550億美元收購夏爾的交易,並向夏爾支付16.4億美元分手費。

2015年,收購夏爾不得的艾伯維以210億美元收購了美國癌症製藥公司Pharmacyclics,這家公司僅有一個腫瘤藥物Imbruvica(依魯替尼),三年後,依魯替尼成為治療多種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一線用藥,適應症還包括套細胞淋巴瘤、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華氏巨球蛋白血症等。2018年,依魯替尼的全球銷售額是44.5億美元,比2017年增長39.4%。業界對依魯替尼的商業前景非常看好。醫藥市場調研機構evalsuatePharma預測,隨著市場的不斷擴張及適應症的不斷增加,依魯替尼在2024年的全球銷售額將達到95.57億美元,成為僅次於默沙東Keytruda和百時美施貴寶Opdivo之後的全球最暢銷腫瘤學藥物。

可惜好運並不總站在艾伯維這邊,2016年,艾伯維以以58億美元收購腫瘤藥企Stemcentrx,試圖幫助擺脫其對修美樂的依賴。Stemcentrx公司最具價值的資產是它的癌症藥物,Rova-T(rovalpituzumab tesirine)。但收購後該藥卻未能如預期發展,一係列糟糕的試驗結果使得艾伯維損失40億美元,也使得這比交易成為當時生物製藥並購中最糟糕的並購交易之一。

此次艾伯維收購艾爾建,艾伯維充滿期待。艾伯維預計該交易第三年的年度稅前協同效應和其他成本降低至少20億美元。

如果沒有意外,艾伯維對艾爾建的並購將形成一個處方藥年銷售額可達468億美元的“巨無霸”公司。按照美國《製藥經理人》(Pharm Exec)雜誌公布2019年度基於處方藥銷售的《全球製藥企業50強》排行榜。僅在處方藥銷售收入上來講,合並後的公司將一舉超越輝瑞(453.02億美元),從而變身世界第一的處方藥公司。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武田和夏爾整合的完成、BMS和新基並購的完成,下一個全球製藥TOP10榜單,將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變化。

周二,艾伯維股價下跌也反映了投資者對監管機構審查的擔憂。周一,百時美施貴寶公司表示已同意剝離新基的一種牛皮癬藥Otezla,以緩解美國競爭監管機構的擔憂,並推遲了其740億美元交易的完成。Otezla在2018年為新基生物帶來了16.1億美元的收入。百事美施貴寶也在開發一種治療這種疾病的方法,並於去年9月曾報道了其血小板銀屑病藥物中期試驗的陽性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