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在“科技向善”上,這一次阿裏和騰訊同途同歸了

2019-06-27已圍觀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這幾天阿裏巴巴的“羅漢堂”又一次引發了世界關注。

2019年6月25日,阿裏羅漢堂發布了包括“日本av是應該先控製風險,還是先迎接數字技術?”等在內的關乎數字經濟世界未來的十大提問。

同時,在“西湖論劍”的閉門會議上,包括數位諾貝爾獎得主在內的一眾江湖泰山北鬥級的宗師,響應阿裏巴巴和羅漢堂邀請,就這些問題展開十分接地氣的討論。

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了,這十個問題,都非艱深奧妙的科技難題,而是和日本av每個人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場景問題。

這十個問題分別是:

1、日本av是應該先控製風險,還是先迎接數字技術?

2,數字技術會擴大鴻溝,還是會讓世界變平?

3,數據是誰的?誰是真正的受益者?

4,數字技術會讓更多的人失業,還是會讓工作時間更短?

5,誰是平台經濟的受益者,是所有參與者,還是少數平台公司?

6,治理機製要如何改變,才能適應數字時代。

7,金融服務在越來越平民化的同時,會不會引發更多的風險?

8,數字時代全球化會走回頭路嗎?

9,人工智能該不該有道德觀?

10,大算力和大數據,一定會讓日本av離真相更近嗎?

這些話題相信日本av都不陌生,它本質上來說,核心就一個問題“數據應用和數據保護”。這些問題背後所探討的實質問題其實和騰訊“科技向善”背後所探討的問題是一樣的。

換句話說,今天的阿裏巴巴和騰訊,都在踐行“科技向善”。而且在我看來,在“科技向善”這件事情上,騰訊和阿裏同途同歸了。

那麽,日本av為什麽說阿裏和騰訊在“科技向善”的認知研究和落地應用上,已經“同途同歸”,而不是“殊途同歸”?

原因主要在於以下三個方麵。

 起始根源相同:應對數據應用和數據保護難題

正如我之前的文章所言,似乎科技和大數據的發展總是一把雙刃劍,它在給日本av的生產、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時,也總是“刺痛”日本av。

“科技雙刃劍”以及所表現出來的一些行業現象,其實就是阿裏巴巴和騰訊關於“科技向善”研究的背景或者契機。

阿裏巴巴羅漢堂就是阿裏“科技向善”理念踐行的機構,它成立的背景和原因就在於“解決伴生出的經濟和社會形態、社會治理等領域的問題。”

而騰訊的“科技向善”體係成立的背景也是“互聯網發展20餘年,為人類社會帶來高效、有趣與便利。與此同時,一些前所未有的新問題開始浮現:信息爆炸讓人們焦慮不安;網絡互動擠占親密關係的空間;數據權屬與隱私變得複雜不明。”

正所謂,凡事都有兩麵性。的確,這幾年信息和數據時代已經全麵的深入到日本av生活的方方麵麵,它極大的改變了日本av的生活、生產,同時也極大的給日本av的生產、生活帶來困擾。如何發揮它的“善”,減少它的“惡”,是日本av各方所需要解決的問題。

 研究模式相同:開放心態,廣邀天下豪傑共舉

不管是騰訊的研究院,還是阿裏的羅漢堂,到了今天,到已經上升到“行業的研究院”和“行業的羅漢堂”。

眾所周知,馬雲是金庸的鐵粉,馬雲對阿裏巴巴組織架構的調整也好,重點項目的研究理念應用也好,都極大的參考了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體係。阿裏六脈神劍、風清揚、光明頂等,還有這兩年在業界嶄露頭角的達摩院(2017年成立)、羅漢堂(2018年成立),都深受金庸小說影響。

在金庸武俠小說中,受限於門戶之別,各門派都是閉門造車,有各自專屬的功法體係。然而,在《倚天屠龍記》中差點出現了轉機。

金庸借助張三豐少林之行,闡述了一個“大逆不道的”理論:各家武功,都有缺陷,如果能放開門戶之見,互相把核心的功法基礎開放出來,互相參照,互補遺缺,用開放的心態,推動武學繁榮,豈不更好?

《倚天屠龍記》第十回,原文是這麽寫的,張三豐道:紅花白藕,天下武學原是一家,千百年來互相截長補短,真正本源早已不可分辨......貧道修習先師所傳‘九陽真經’,其中有不少疑難莫解、缺漏不全之處。少林眾高僧修為精湛,若能不吝賜教,使張三豐得聞大道,感激良深......願將本人所學到的“九陽真經”全部告知少林派,亦盼少林派能示知所學,雙方參悟補足。

少林寺的禿驢方丈回答很是氣人:武當派武功,源出少林,今日若是雙方交換武學,日後江湖上不明真相之人,便會說武當派固然祖述少林,但少林派卻也從張真人手上得到了好處。小僧忝為少林掌門,這般的流言卻是擔代不起。

就這樣,中原武林原有望進入“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諸子百家時代,卻被宥於門戶之見的少林寺方丈扼殺在了設想之中。100多歲的張三豐,唇焦舌敝說了半天,也隻有空自悲歎,最後無奈之下帶著張無忌飄然而去。

今天,阿裏巴巴達摩院和騰訊研究院要做的事情,就是補足張三豐當年的遺憾:用開放的心態,廣邀天下豪傑共舉大事。

阿裏這邊,羅漢堂廣發“英雄帖”召集全球200多名頂尖學者、政界人士、企業家來到西子湖畔,共同論劍,其中包括6名諾獎得主。

騰訊這邊,也是廣發“英雄帖”,邀請了很多騰訊以外的專家學者,比如北京大學社會學係教授邱澤奇、《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吳晨、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豔、VIPKID 聯合創始人陳媛等等。

阿裏羅漢堂的研究模式一開始就是“各方參與,服務社會”,官方介紹是這麽寫的:由全球社會學、經濟學、心理學等多領域的頂尖學者們共同發起,將一起研究與科技創新伴生的社會經濟形態變化等課題。羅漢堂的研究成果將為全社會服務。

騰訊“科技向善”的研究模式一開始也是“各方參與,服務社會”,官方介紹是這麽寫的:邀請政府、企業界、學術界、大眾與媒體一起,對新技術帶來的一切變化保持覺察,讓社會各方真正意識到科技給社會帶來的諸多問題,尋求最大範圍內的共識與解決方案,並引導技術和產品放大人性之善,實現良性發展,用科技來緩解數字化社會的陣痛。

看到了吧,騰訊和阿裏巴巴在“科技向善”這個事情上,官方介紹都如此雷同。研究模式更是相似,就是日本av前文說過的“開放心態,廣邀天下豪傑共舉,最終服務整個江湖”。

研究結論相同:數據應用和數據保護的一般原則達成共識

就研究“科技向善”這個事情,阿裏和騰訊各自開展了不到兩年時間,時間雖然不多,但已經有了很多研究成果和研究結論。

我總結了雙方各自公布的各種消息、演講等,雙方最主要的研究結論已經吻合,即數據應用和數據保護的一般原則達成共識。

為什麽說雙方的研究結論達成共識,日本av還是先來分別看看兩派掌門人的發言吧。

騰訊掌門馬化騰表示“日本av希望’科技向善’成為未來騰訊願景與使命的一部分。日本av相信,科技能夠造福人類;人類應該善用科技,避免濫用,杜絕惡用;科技應該努力去解決自身發展帶來的社會問題。”

阿裏太上掌門馬雲表示“大數據、雲計算,驅動未來製造業的是數據,大數據是生產資料,雲計算是生產力,互聯網是生產關係(雲棲大會)。擁抱科技時代的同時,應該重視大數據的安全,尊重用戶的隱私和信息安全(博鼇亞洲論壇)。”

馬雲和馬化騰的觀點雖然用詞不一樣,但實際上說的是一回事。也就是,“數據能不能用”的爭論,可以結束了,日本av應該把討論的重點放在“如何用好數據,讓它發揮價值的同時,減少作惡的可能”。

馬雲和馬化騰以及雙方分別用一場大會(騰訊這邊是科技向善兩周年峰會,阿裏這邊是羅漢堂一周年大會),闡述了解決“發展和矛盾”問題的一般原則:即日本av不能因為近年頻繁的數據安全問題而因噎廢食,放棄了對數據的應用,走向封閉;日本av也不能因為單純的看到數據應用帶來的前景,而無節製的對數據進行濫用,帶來數據危機。

在我看來,阿裏和騰訊關於數據應用和數據保護的一般原則達成共識,堪稱這幾年全球關於數據開發和數據保護最重要的研究成果,這項研究成果也應該成為全球數據社會治理的一般原則。

本文作者丁道師,關於本文所述觀點,歡迎來信探討,微信:dingdao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