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字節方舟CEO李浩天:邊緣計算將崛起為新藍海

2019-06-27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作者:夏天

編輯:遠風

審校:一條輝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日本av就像是在航海,不斷地去登陸一個個小島。”杭州字節方舟的創始人李浩天這樣形容他們在邊緣計算領域的探索。

IT出身的李浩天今年才29歲,7年時間內經曆過4次創業。他做過androids係統的工程師,創辦過跟VR/AR有關的創意網絡公司,而字節方舟的前身為點存區塊鏈有限公司,在2018年改名後專注做邊緣計算。

在邊緣計算行業還處於一個探索的初級階段,有人在觀望,有的人已經進場了。雖然李浩天不是第一個入局的玩家,但經曆的磨難卻一點也不少。

邊緣計算的新“藍海”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需要勇氣,當然麵對的挑戰也是非常大。李浩天樂此不疲,他喜歡去挑戰未知的領域,那些已經驗證了的事情,他不是特別感興趣。

作為雲計算的延伸概念,邊緣計算實際上是一種新的網絡架構,通用的定義是邊緣計算發生在靠近網絡終端或是靠近源數據的那一側,通過邊緣計算來降低網絡的運算負載和帶寬壓力。

愛立信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到2020年預計會有500億設備互聯,其中50%的數據將在網絡邊緣側處理。麥肯錫預測,到2025年,物聯網將帶來高達11萬億美元的年度儲蓄和新收入。

邊緣計算將成為下一個數百億以上的藍海市場。李浩天帶領著團隊在2017年就已進軍這一領域,主要產品包括Z3矩陣邊緣計算設備和Z4矩陣邊緣計算設備。

邊緣計算可降低企業成本

當前雲計算不是很厲害嗎?為什麽還需要邊緣計算呢?

打個比方,雲計算和邊緣計算就像章魚的大腦和觸角,這種“一個大腦+多個小腦”的“分布式計算”方式,既能讓章魚在捕獵時異常靈巧迅速,又能讓其腕足配合默契,不纏繞打結。

隨著萬物互聯的時代的到來,大量的電子設備湧入互聯網,產生海量數據,若是全部湧入雲端,對於中心雲來說將會是巨大的負載。而物聯網產生的海量數據可能帶來網路擁堵,並且會有一定的數據處理延時。這個時候邊緣計算就派上了用場。邊緣計算在網絡的邊緣來處理數據的方式,能夠減少請求響應時間、減少網絡帶寬同時保證數據的安全性和私密性。

邊緣計算除了能夠高效的處理數據,還能夠降低成本。李浩天認為,阿裏雲作為最大的雲平台,數據中心的成本很高,而到現在都沒有披露阿裏雲的盈利數據。

雲計算是一個高投入的行業,而邊緣計算就能夠很好的彌補這一缺陷。李浩天指出,這就像10萬台的服務器的數據全都上傳到中心雲,由中心雲進行處理;而邊緣計算是將中心雲拆開,比如一個數據中心有10萬台服務器,分成1萬份,分布在一萬個地方,每個地方就10台。

這樣一來,不但不需要占用太多的網絡帶寬,另外在數據計算和存儲方麵也具有成本優勢。因為邊緣計算處理的是“小數據”,處理完之後可以立即反饋到終端,不需要上傳到雲。

而雲計算是先傳輸到雲端,再把結果返回到終端的思路,這顯然不如邊緣計算的就近原則來的快。

邊緣計算落地難

邊緣計算行業還在起跑階段,包括BAT這樣的互聯網巨頭。阿裏2018年推出首個IoT邊緣計算產品Link Edge,可被用於AI實踐;騰訊和阿裏不一樣,主要是通過“CDN+雲”的方式讓CDN具備智能計算的能力,但尚未推出基於邊緣的開放框架,而且還在探索階段;另外百度在2018年伊始,百度雲天工發布了“智能邊緣”,並開啟邀請製測試。

不可否認的是,目前邊緣計算的概念很火,但實際上能夠落地的應用卻很少,和字節方舟一樣的很多邊緣計算企業,也都是將邊緣計算應用在視頻、遊戲和物聯網領域。

另外,邊緣計算並不是固定的一個標準化的產品,針對不同領域,不同行業的不同產品,它所對應的技術要求也是不一樣的,因此對於企業的技術要求也就更高。

而對於字節方舟來說,通過邊緣計算幫助客戶解決問題,這樣的技術就是有價值的。“技術如果無法給人們帶來價值,就一定不是好技術。”李浩天認為。

或許在未來某一天,日本av可以享受到萬物都是終端,同時萬物都是計算中心的生活。但目前看起來完成大量的計算任務主要還是依靠雲計算。

對字節方舟這樣的邊緣計算企業來說,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