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MIT校長發公開信:對華裔處境感到沮喪,華裔正受到不公正的審查

2019-06-27已圍觀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近期,中美貿易紛爭的戰火已經蔓延到社會各界。許多中美學術交流和旅美學者都遭到了不公的歧視和打壓。

為此,MIT(麻省理工學院)的校長拉斐爾·雷夫在昨日給MIT社區全員致了一封電郵,為少數族裔尤其華裔同事所遭受的無端審查和汙名化抱不平,而後更是批評指責了特朗普政府目前的移民言論和政策,稱其“將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公開信部分截圖

在電郵開頭,雷夫便表達了對華裔同事目前處境的擔憂。

他認為,若有學者參與為中國政府服務的“學術間諜活動”,這本應為合理的擔憂;但是,如今美國政府的做法卻“製造了一種毫無根據的懷疑和恐懼的有毒氣氛。

同時,雷夫認為:

從全國各地的案例可見,少數具有中國背景的研究人員可能確實是出於惡意行事,但他們是例外,而且遠非主流。

雷夫說,許多教師,博士後,研究人員和學生告訴他,他們在與政府機構打交道時感到受到不公正的審查、羞辱和邊緣化——隻是因為他們的中國血統。

他寫道:

“延緩發放簽證,由於宗教,種族,民族或來源國家,對大多數移民和其他類似群體發表嚴厲言辭。綜合來看,這些行動和政策已經極大程度放大了美國正在關上大門的信息——日本av不再想吸引世界上最具驅動力和創造力的人才。我認為這個信號偏離了美國以往走向成功的道路。我也確信它違反了麻省理工一貫追求卓越的方法。日本av應預見,這個信號將給美國和日本av麻省理工帶來嚴重的長期損失。”

在雷夫看來,美國這樣的行為偏離了原本的美國精神,同時,也將給美國帶來更大的麻煩與損失。

事實上,不僅是雷夫這樣認為,其他美國高校也認為兩國政治摩擦不應該蔓延到學術界。

就在上個月,耶魯大學的校長蘇必德(Peter Salovey)也發表聲明,重申耶魯大學對國際學生和學者的堅定承諾。

“他們在耶魯的校園是受歡迎和尊重的”。

“他們屬於耶魯社區的成員”。

蘇必德校長表示“將繼續為獲得政府政策進行呼籲,以支持在美國工作和學習的國際學生和學者”,並強調“開放是美國頂尖研究型大學取得卓越成就的關鍵,也必須始終是耶魯大學的標誌”。

為何雷夫和蘇必德會有上述發言呢?

實在是近期美國部分高校甚至是美國政府針對中國留學生及學者的新聞太多了。

從“MIT零錄取”,到“斯坦福取消中國大陸麵試”,以及在美華裔學者實驗室被關、矽穀中國風投陷入低穀等等。

日本av看到,帶有中國血統的學生,學者,甚至普通職員,在美國活得愈發艱難了......

對於美國現今的做為,不少人提出,這是否有違美國當初所倡導的“自由包容”精神?

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超級大國,也是一個典型的移民國家。

美國絕大部分人口都是來自國外的其他種族移民及其後裔,真正的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著人及其後裔隻占美國總人口不到2%。

從發現新大陸的15世紀末開始,西班牙、荷蘭、法、英等國開始向北美移民,從此開啟了美國移民的大門。

從普通勞工,到各行各業的頂尖人才,甚至到享譽世界的名人,可以說,美國能到達如今的輝煌地位,它成功的方式離不開“移民的奉獻”。

從軍事,到工業,到藝術,到經濟發展,各行各業日本av都可以看到美國移民在其中發揮的重要作用,甚至一些移民改變了美國的未來。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愛因斯坦。

相信隻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礎,愛看書愛上網的人,都聽說過這個名字。

這是一位公認的“世紀偉人”,他被認為是繼伽利略、牛頓之後,最偉大的物理學家。

愛因斯坦為核能開發奠定了理論基礎,開創了現代科學技術新紀元。

就是這麽一位世界偉人,他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國移民”。

圖源:網絡

愛因斯坦本身是德國猶太人,1933年,愛因斯坦出國工作期間,他在柏林的住所被德國納粹政府查抄,書籍被焚毀,財產被沒收,不僅如此,納粹政府更是懸賞十萬馬克索取他的人頭。

愛因斯坦當時正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任客座教授,得知此消息之後,便直接申請加入美國國籍,於1940年正式成為美國公民。

至此,德國“失去了”一位優秀人才,而美國迎來了一位將“改變美國未來”的天才。

愛因斯坦對美國的影響有多大?

日本av知道,美國能有今日的地位,有著眾多的因素,但其中之一便是其強大的軍事實力,而在這方麵,愛因斯坦“功不可沒”。

因為,他是推動美國開始原子彈研究的第一人。

1939年8月2日,愛因斯坦上書羅斯福總統,建議美國抓緊原子能研究,防止德國搶先掌握原子彈。

收到信之後的羅斯福總統接受了愛因斯坦的建議,抓緊成立委員會,開始了原子能的研究,最終搶在德國之前發明並製造了原子彈。

某種程度上來講,愛因斯坦的這封信改變了美國的未來,也改變了世界的未來。

除了愛因斯坦之外,另外幾名對美國有著特殊貢獻的科學家也都是移民。

例如:愛德華·特勒。

圖源:百度百科

不了解美國曆史,對軍事不感興趣的人,或許對這個名字稍顯陌生,但若提起他的成就,相信很多人會立刻明白他之於美國的重要性。

愛德華·特勒,被譽為“氫彈之父”,他畢生的精力都在研發美國的核武器。

愛德華·特勒一直主張發展原子彈和氫彈、核能以及戰略防禦體係,對美國的國防和能源政策產生了深遠影響。

愛因斯坦之所以寫那封信給羅斯福,其中正是有著他的鼓勵與主張。

1945年,世界第一顆原子彈在美國試爆成功,其中正是有著特勒參與研製,而在研製出原子彈之後,特勒一再主張開展氫彈研究,之後便開始動手,1952年,美國第一顆氫彈爆炸。

1983年,特勒又開始勸說裏根總統推行反彈道導彈計劃,而後,美國花費幾十億美元來發展戰略防禦體係。

而這樣一位影響美國深遠的人,也是一名移民。

愛德華·特勒是一名猶太人,出生於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在德國接受大學教育,在來比錫大學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1935年,特勒同妻子移居美國,1941年正式成為美國公民。

漢斯·貝特(Hans Bethe)

美國物理學家,196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

漢斯·貝特是美國原子彈研製人員的其中一名也從事過軍用雷達的研製,他在原子核物理理論和固體物理學方麵做出了重要貢獻。

圖源:百度百科

他同樣是一位對美國軍事產生深遠影響的移民。

漢斯·貝特出生於德國,是一名猶太人,1935年以後在美國康奈爾大學任職。於1941年加入美國籍,成為美國公民。

恩裏科·費米(Enrico Fermi)

另一位影響美國深遠的移民物理學家。

圖源:百度百科

這位物理學家也是研製原子彈科研人員中的其中一名,不僅如此,他還是曼哈頓計劃的領導者。

恩裏科·費米,被稱為現代物理學的最後一位通才,對理論物理學、實驗物理學均做出了重大貢獻,而他,原本是一名意大利人。

1938年,恩裏科·費米與其猶太裔妻子移民美國,之後為美國做出重大貢獻。

除了上麵這些科學領域方麵的移民名人之外,美國還有許多其他領域的“移民人才”。

提到美國藝術,多數人第一時間應該都會想到百老匯吧?

那大家知道百老匯舞台知名作曲家喬治·格什溫(George Gershwin)也是一名美國移民嗎?

圖源:百度百科

喬治·格什溫出生於俄國猶太移民家庭,他父母為俄國猶太移民,約1893年時移居美國。格什溫1899年9月26日生於紐約布魯克林。

喬治·格什溫是美國第一位民族作曲家,創立了美國所獨具的音樂風格,是美國民族音樂的奠基人。

除此之外,穀歌創辦人謝爾蓋·布林也是一名移民。

1973年8月,布林於出生在莫斯科,1979年,布林六歲時,全家移民美國。

此外,與“汽車大王”福特、“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齊名的 “鋼鐵大王”安德魯•卡內基也是一名移民,出生於蘇格蘭,1848年移民美國。

以一己之力白手起家,成為“美國鋼鐵第一人”,之後將自己的財富回饋社會,一生捐款3.5億,深受無數美國人尊敬。

圖源:網絡

像上述這些一樣優秀的美國移民人才還有很多,他們在各行各業發光,用自己的力量為美國做貢獻。

可以看到,正是因為美國開放的移民政策,包容開明的精神,才吸引了如此多的人才赴美,也才有了美國的今天。

也因此,在美國人自己乃至全世界的眼中,都認為美國是一個“自由、包容、多樣”的國家。

但現在看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在美國“艱難”的時候,他們打開大門,聲稱自己“包容一切”,歡迎所有的人才赴美,於是美國逐漸開始變得豐富、強大。

但到了和平年代的今天,已經成為“第一強國”的美國,卻開始背棄他曾經的精神,以宗教、種族、民族甚至民族血統來對在美人士進行區分,歧視,打壓,甚至是毫無猶豫的欺侮,驅逐。

日本av不知道美國是否是真的“防備如此之重”?

還是僅僅隻是“狂妄自大”,居高臨下的他們已經不再渴求外來人才,所以不必再像過去那樣“禮遇”?

但看到美國今日的所作所為,相信不僅是華裔,其他外來移民也不禁懷疑——

昔日的“自由容納精神”,還存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