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價廉物美零關稅,這個國家將長期作為我國進口LNG主要來源國

2019-06-27已圍觀來源:互聯網編輯:日本av網

梁津 徐博

澳大利亞已連續3年蟬聯中國最大的LNG進口來源國,且在未來較長時期內有望保持這一趨勢。

來自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去年全年進口澳大利亞LNG總量高達2329萬噸,在LNG進口量中占比43.3%,是占比第二的卡塔爾的2.5倍。

澳大利亞緣何成為我國最大的LNG進口國?專家為你講清楚、說明白。

澳大利亞天然氣資源十分豐富,已探明儲量約為11.1萬億立方米,居亞太地區首位,其天然氣資源主要為常規天然氣,且大多集中在澳洲西海岸。

近年來國際石油巨頭陸續進入澳大利亞開發天然氣資源促使其產量逐步上升。目前澳大利亞天然氣全部以LNG形式出口,現有LNG出口終端能力為 8700萬噸/年,並有7個待審批項目,累計出口能力在3000萬噸/年以上。

據澳大利亞統計局數據,2018年11月,澳大利亞出口LNG量達到655萬噸,首次超過卡塔爾成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國。2018年澳大利亞累計生產天然氣1301億立方米,同比增長15.3%。消費天然氣414億立方米,同比增長0.4%。LNG出口916億立方米,同比增長21%,日本、中國和韓國分別排名澳大利亞出口目的地的前三位。

目前中國對美國生產的LNG進口關稅稅率為25%,對從其他國家或地區進口LNG則免征進口關稅。澳大利亞出口至中國的LNG實行零關稅促使LNG進口量進一步增加,使新簽合同單價大幅度低於美國。考慮到運距因素,整體進口均價也低於從卡塔爾的進口價格。

據統計,2018年中國進口澳大利亞LNG均價在468美元/噸,較之從卡塔爾進口均價540美元/噸低了15.4%,較之從美國進口LNG均價514美元/噸則低了9.8%。澳大利亞的天然氣價格競爭優勢明顯,有助於中國整體LNG進口量的增加及進口價格的穩定。

由於能源生產、運輸和消費在地理空間上的非均衡分布,導致中國遠洋進口天然氣麵臨較大的安全隱患。中國當前的天然氣進口國主要來自中東和中亞,敘利亞戰爭、美俄對峙、也門危機、伊核危機等地區性政治衝突直接影響中國天然氣運輸通道的安全。尤其是從卡塔爾進口的液化天然氣,受到海運成本上漲、航道擁堵、海盜襲擊、地區衝突的影響,安全風險急劇攀升。

反觀大洋洲,不僅澳大利亞、巴布亞新幾內亞等國擁有豐富的天然氣資源,南太平洋水道也是連接亞歐美三大能源消費市場的便捷通道,具有更好的運輸安全性,因此,其必將成為一條新的國際能源走廊。

隨著中國經濟將持續增長以及社會對清潔能源的需求,對液化天然氣的進口需求仍然強勁,需要拓寬更加多元化的進口來源。在未來2~3年內,全球主要LNG生產大國的LNG出口終端項目將陸續投產,但相比較而言,美國由於地緣政治因素導致其LNG出口至中國的前景不明朗,俄羅斯亞馬爾LNG出口量短期內難以大幅度提高,東非國家產能偏低且價格偏高,中東國家運距較遠,都存在諸多不利因素。

澳大利亞無論在資源稟賦還是地緣政治、經濟發展水平及社會環境等方麵則具有其他來源國無法匹敵的獨特優勢,當之無愧成為中國進口LNG的首選國家。

依據中國《能源十三五規劃》及《天然氣發展十三五規劃》等政策指引,2020年中國天然氣消費在一次能源占比將達到10%。按照規劃,2020年我國天然氣用氣量有望達到3600億立方米,年均增長率超過15%。

未來我國天然氣消費量極有可能繼續保持較快增勢,進口天然氣比重仍將繼續提高,預計到2020年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將升至50%左右。中國在推進中俄、中亞及中緬天然氣管線建設以及國內非常規天然氣開發的同時,還需要進一步加大LNG進口以滿足國內天然氣的巨大需求量。

由此可見,LNG在中國天然氣消費中的作用舉足輕重,澳大利亞作為我國LNG第一大來源國,也將發揮更大的作用。

近年來中美貿易爭端逐漸升級,將極大影響美國天然氣對華出口。而澳大利亞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重點合作夥伴,自2006年便與中國開展LNG貿易,中國三大油公司陸續在澳大利亞投資開展上遊投資建設或參股大型LNG項目,雙方在長達十幾年的貿易中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

例如,中海油獲得柯蒂斯天然氣項目25%的上遊資產,以及天然氣液化廠第一條生產線50%的權益,成為該項目第二大利益相關方,能夠獲得860萬噸/年的液化天然氣供應,合同期為20年。

2012年,中國石化出資28.65億美元購買澳大利亞第二大天然氣項目——太平洋液化天然氣項目(Australia-Pacific LNG Project)公司25%的股份,簽署了850億美元合同用於購買330萬噸LNG,並最終累計增加到760萬噸/年,合同期為20年。目前包括新奧集團在內的中國國內新興的LNG進口商也啟動與澳大利亞油氣公司的合作。

澳大利亞為實現多元化能源出口將更依賴中國市場

澳大利亞政府把液化天然氣的生產和出口作為國家戰略,而能源消費穩定增加、購買力與投資能力雄厚的中國是澳大利亞最佳的合作夥伴。因此,澳大利亞邀請中國參與QCLNG等天然氣開發項目,將有助於澳大利亞實現其戰略目標。

一方麵,澳大利亞加強與中國的合作,能夠有效應對相對低廉的美國頁岩氣的競爭壓力,為澳大利亞維持和擴大在中國能源市場的份額創造機會。

另一方麵,澳大利亞的天然氣開發,吸引了來自英國、美國、日本和中國的油氣行業巨頭的投資,有助於推動澳大利亞西北地區和中東部地區的經濟發展。

從澳大利亞進口LNG要重視兩個風險

一是澳大利亞天然氣的價格競爭風險。國際油價上漲將削弱澳大利亞天然氣的競爭優勢。

目前,亞洲市場至今沒有適當的 LNG 現貨基準,期貨合同大多與日本海關清關原油價(JCC)掛鉤。因此,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出口的定價也與JCC掛鉤。相對於北海布倫特等原油交易中心而言,日本期貨原油合同存在價格滯後性,因此,澳大利亞對中日韓等國出口的LNG價格明顯高於國際平均價格。由於天然氣開采成本高,LNG出口政策多變,導致澳大利亞天然氣在價格上缺乏競爭力。

二是澳大利亞國內“氣荒”引發的天然氣出口政策變動風險。

澳大利亞國內的經濟生態決定其對外能源合作的成敗。對於澳大利亞這種資源出口型的國家而言,天然氣出口政策與國內選舉密切相關。雖然澳大利亞政府出口天然氣的收入會通過轉移支付或稅收變化傳遞給家庭,但液化天然氣出口量的增加造成國內供給量的相對下降,從而抬高了澳大利亞國內天然氣價格,這又實際抵消了大部分民眾相對增長的財富。

換言之,由於液化天然氣產業屬於高度資本密集型,無需大量勞動力。雖然天然氣行業成為澳大利亞的經濟支柱,但其惠及的民眾相對較少,澳大利亞非天然氣行業的民眾比身處天然氣行業的家庭需要承擔更多的國內天然氣漲價壓力,從而形成反對澳大利亞天然氣出口政策的輿論基礎,直接影響澳大利亞的政黨政治生態環境。

例如,2017年年底,澳大利亞南部地區出現大麵積的天然氣短缺,民眾將矛頭指向澳大利亞的天然氣出口政策。為了緩解國內能源危機,2018年7月,澳大利亞政府提高了液化天然氣出口單價,降低了液化天然氣的出口量以滿足國內需求。

總之,我國應該長期重視從澳大利亞進口LNG的渠道,一方麵要繼續擴大在澳大利亞天然氣勘探開發的投資,另一方麵要利用澳大利亞經濟可持續發展融入有中國參與的東亞一體化的機遇,通過天然氣合作促進南太平洋通道的航運量,從而進一步改善南太平洋通道和航道沿岸區域的經濟吸引力,加強以中澳天然氣貿易為核心的亞太能源走廊建設。

梁津係北龍澤達(北京)數據科技有限公司研究員

徐博係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高級經濟師

策劃:王琳琳

責編:王琳琳

校對:劉 芳